孕期使用薰衣草油是否安全

  • A+
所属分类:孕期护理

· Robert Tisserand ·

Robert Tisserand 被誉为“现代芳香疗法之父”

是精油方面知名的国际演讲家、教育家及咨询专家

过去的几年里在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捷克共和国、中国、中国香港、中国台湾、韩国及日本等国家做过演讲

薰衣草油和孕期

很多孕妈对孕期使用薰衣草油表示担心:

①薰衣草油是否会刺激月经?

②薰衣草油是否会刺激子宫?

③薰衣草油的安全用量是多少?

④孕期使用薰衣草油是否安全?

⑤孕早期使用薰衣草油会不会导致流产及胎儿畸形?

那么孕期使用薰衣草油到底安全不安全?有没有关于这方面的科普文献?

调经药

调经药,调节月经的药物,可直接刺激子宫收缩或刺激激素分泌。

Bartram(1995年)对调经草药是这样定义的:“替代激素的植物,刺激垂体分泌更多的促性腺激素,调节月经的草药,大多数是子宫补药或刺激药物,用来恢复女性生殖系统的正常功能。除非有特殊的理由,一般不在孕期使用。”

Bartram列出了54种孕期禁用药,薰衣草并不包括在内。

Bartram的孕期禁用清单中没有包含薰衣草,这并不奇怪,因为薰衣草在以前并没用用来调节月经,也不是孕期避免使用的草药。

Culpeper(1652年)确实说过“薰衣草刺激女性生理周期”,但是Culpeper指的是宽叶薰衣草(spike lavender),并不是真正的薰衣草。

1964年,Jean Valnet博士称薰衣草油为内服调经药,但是没有提到孕期禁用。

Lawless(1992年)也提到薰衣草油为调经药,但是并不局限于内服,也没有提到孕期禁用。

Franchomme and Pénöel (1990年) 没有指出任何薰衣草油的禁忌,也没有提及到调经作用,但提到可阻止子宫痉挛,从而缓解月经疼痛,但并不会刺激到月经。

Davis(1999年)提到薰衣草油可“减少少经症状”,孕早期应避免使用。这里Davis似乎是在引用Jean Valnet的薰衣草“调经”理论,孕早期避免使用似乎只是她的推测。

Tiran(2000年)提到薰衣草油“含有少量的樟脑,有通经之效”,“孕早期应小心使用”。

事实上,薰衣草油中的樟脑含量微乎其微,只有大量的使用才会影响到孕期。

薰衣草和宽叶薰衣草各成分含量对比

安全草药著作

有三本关于安全草药著作指出薰衣草花在孕期使用是安全的,其中一本也包括了薰衣草油(就我接触到的著作而言)。

McGuffinet al(1997年)将薰衣草花归为“等级一”,意味着可以安全使用,孕期或哺乳期没有禁忌,这里提到的薰衣草适用于狭叶薰衣草 (Lavandula angustifolia)、宽叶薰衣草 (L. latifolia)、西班牙薰衣草(L. stoechas)和杂交薰衣草 (L. x intermedia)。

Mills和Bone(2005年)提到哺乳期可以使用狭叶薰衣草和宽叶薰衣草(L. angustifolia and L. spica),孕期使用也是安全的:“限量使用,不会增大胎儿畸形风险,也不会对胎儿造成其他不利影响。”

The Complete German Commission E Monograph(草药安全方面最权威的参考资料)对薰衣草(L. angustifolia)给出认可,包括薰衣草花和薰衣草油,无副作用,无禁忌。包括日服1-4滴(20-80毫克)精油(1998年,Blumenthal)。

试验研究

除非致命的用量,一般情况下樟脑(camphor)既不具有生殖毒性,也不会导致流产(200 毫克/千克为人体致命剂量)。

对孕期白鼠或孕期兔子日服681毫克/千克樟脑,没有发现副作用(Leuschner 1997)。兔子的用量相当于成年人服用48克(1.6盎司),意味着一个人需要吸收24千克(52.9磅)的薰衣草油才能达到同等的樟脑含量。

所以薰衣草油中的樟脑含量不会构成风险。

芳樟醇不具有生殖毒性。

在受孕期7-17天,通过胃管对孕期白鼠每日注射250,500或1,000毫克/千克的芳樟醇,没有胚胎中毒或胚胎畸形发生(Politano,2008)。250,500毫克/千克的芳樟醇相当于成年人吸收70克芳樟醇或吸收200克(7盎司)薰衣草油。乙酸芳樟醇还未在动物身上就生殖毒性进行测试。

研究发现薰衣草油(L. angustifolia)并不是子宫兴奋剂。使用薰衣草油在小白鼠身上试验,宫缩减少(Lis Balchin 和 Hart,1999)。在分娩期间,薰衣草油也不存在负面影响。英国剑桥约翰·拉德克利夫医院曾进行了一项长达8年的研究,期间让8058名女性使用薰衣草油,研究发现精油按摩确实减少了对药物治疗疼痛的需求。而且期间对哌替啶(一种镇痛药)的使用由6%减少到0.2%。

一项体外研究发现薰衣草油在MCF-7乳腺癌细胞中具有非常弱的雌激素作用(Henley,2007)。然而没有证据表明薰衣草油对人类激素分泌有任何负面效果。另一项体外研究发现(Zu,2010),薰衣草油可以阻止MCF-7细胞,就是说虽然它可以与体内的雌激素受体结合,但它不是雌激素,也不会促进雌激素。

结论

证明孕期安全确实不易,但所有这些证明了薰衣草油可以安全使用。无论用量多少,薰衣草油都不是子宫兴奋剂,网上流传子宫兴奋剂说法大概来源于介绍薰衣草油有通经效果的这些文献(源头很大可能来源于1964年Valnet发表的文章)。于是就推测薰衣草油会刺激子宫,进一步推测孕期使用会引起流产。

然而,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薰衣草花和薰衣草油会刺激月经,都是些推测罢了。对安全过于关注造成了我们对事物的恐惧、怀疑和困惑。

参考文献:

Bartram T 1995 Encyclopedia of herbal medicine. Grace Publishers, Christchurch UK, p166

Blumenthal M, Busse WR, Goldberg A et al 1998 The complete German Commission E monographs: therapeutic guide to herbal medicines. American Botanical Council, Austin, Texas, p160

Burns EE, Blamey C, Ersser SJ et al 2000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use of aromatherapy in intrapartum midwifery practice. Journal of Alternative & Complementary Medicine 6:141-147

Culpeper N 1652 The English Physitian, or an Astro-physical discourse of the vulgar herbs of this nation. Being a compleat method of physick, whereby a man may preserve his body in health; or cure himself, being sick. Thomas Kelly, London

Davis P 1999 Aromatherapy an A-Z. CW Daniel, Saffrom Walden, p322

Franchomme P, Pénöel D 1990 L’aromathérapie exactement. Jollois, Limoges, p364

Henley DV, Lipson N, Korach KS, Bloch CA 2007 Prebubertal gynecomastia linked to lavender and tea tree oil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65(5): 479-485

Lawless J 1992 The encyclopaedia of essential oils. Element, Shaftsbury, p118

Lis-Balchin M, Hart S 1999 Studies on the mode of action of the essential oil of lavender (Lavandula angustifolia P. Miller). Phytotherapy Research 13:540-542

McGuffin M, Hobbs C, Upton R et al 1997 Botanical safety handbook. CRC Press, Boca Raton, p68

Mills S, Bone K 2005 The essential guide to herbal safety. Churchill Livingstone, St. Louis, p493

Politano VT, Lewis EM, Hoberman AM et al 2008 Evaluation of the developmental toxicity of linalool in ra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oxicology 27:183-188

Tiran D 2000 Clinical aromatherapy for pregnancy and childbirth. Churchill Livingstone, Edinburgh p137

Valnet J 1964 Aromathérapie. Librairie Maloine, Paris, p225 (English translation: Valnet J 1990 The practice of aromatherapy. CW Daniel, Saffron Walden, p144

Zu Y, Yu H, Fu Y et al 2010 Activities of ten essential oils towards Propionibacterium acnes and PC-3, A-549 and MCF-7 cancer cells. Molecules 15:3200-3210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